王歡,史家小學校長,語文特級教師。1981年畢業於北京第一師範學校。曾在北池子小學、和平里四小任語文教師;2002年任分司廳小學校長;2005年任府學衚衕小學校長;2010年任史家小學校長,2011年“一長執兩校”,同時任東四七條小學校長。
  從普通小學入行學藝,在優質小學鍛煉成長,一人牽起名校與普通校的紅線,將優質資源輸送給更多學校……史家小學校長王歡的從教經歷,隱含著培養與反哺的道理。
  當前,史家小學在東城教育綜合改革中進一步擴大優質資源的輻射效應。有人質疑,品牌校如此大規模擴張,會稀釋自身的優質資源。而王歡認為:均衡不是“削峰填谷”,也不是“整齊劃一”,而是高位均衡和攜手共贏。
  從心底認同教師職業
  “從小就覺得當老師特別威風。”1978年,王歡考取了北京第一師範學校。從此,家裡人就給她起了個外號——“小教”,一直叫到今天。
  3年後,作為“文革”後首屆師範畢業生,王歡分配進入北池子小學。每天早早趕到學校,研究教材,編寫教案,她樂在其中。當年,她就收穫了“東城區園丁獎”。
  1985年,王歡調到和平里四小。一次青年教師基本功大賽表彰大會上,還是普通教師的王歡被選中與特級教師張效梅參與一個互動環節。十幾位年齡段不同的教師,圍成一個圓圈,張效梅和王歡共同手握一支蠟燭,其他青年教師也手捧紅燭圍成心形。張效梅將手中點燃的紅燭遞給身邊的教師,然後依次傳遞下去。“組織者通過這種形式表達一種師承關係和教育傳統的延續,我從心底裡有了一種對教師職業的認同,有了渴望成為一代名師的衝動。”王歡說。
  初任校長遭遇迷茫
  2002年1月,時任東城教研中心小學語文教研室副主任的王歡接到通知——到東城區分司廳小學接任校長。這個任命讓她感到非常矛盾,比起當校長,課堂教學和教育教學研究更是她鐘愛的事業。
  “我曾經用‘人生低谷’來總結我初任校長時的那段經歷。”王歡出任校長的第一年,老校長、行政後勤主任、教學科研主任在半年內相繼退休;沒有工程建設工作經驗的王歡,還面臨學校危樓加固改造。這項施工,使原來的寄宿生不能繼續住宿,家長意見很大……憑著一股不願服輸、渴望被認可的心氣,她選擇了堅強面對。半年後,在同伴們的幫助下,她走出了低谷。
  一肩扛兩校 降溫擇校熱
  此後,王歡相繼出任了2所名校的校長。2005年,她調任府學衚衕小學;2010年,史家小學校長成為她出任的第三個學校校長。
  她調入史家小學的第一年中,為緩解“擇校熱”,東城區實施“一長執兩校”改革。史家小學和東四七條小學成為首批試點校,王歡一人擔任兩校的法人代表。
  當時的東四七條小學,雖與史家相隔不遠,卻是所資源相對薄弱的學校,學生7成為來京務工人員子女。與史家聯盟後,學校不僅每年可迎來一名來自史家小學的語、數、外老師,還從一年級起實現了“大年級組制”,與史家小學課表套排、教師混編、課程一體化。僅半年,七條小學的語、數、外成績就有明顯提升。如今,東四七條小學已更名為史家七條小學。
  今年,史家小學將有多個校區同時招生,王歡和自己的團隊更加忙碌。“通過學區大品牌的共建共享,讓教育均衡在品質提升中積聚,讓教育品質在均衡拓展中集成”這是王歡為史家小學在“學區制”改革中促進教育均衡定下的戰略方向。“我們的預期成果是品牌教育的優秀經驗得到深度傳播、核心精神得到深度解析、優質資源得到深度拓展、學區協作得到深度推進、實施效果得到深度體現。”
  王歡會時常問孩子:你最想要老師給你什麼獎勵?有一次,一個還豁著牙的孩子告訴她:最希望老師對我笑一笑!“這句話溫暖了我的整個教育生涯!”從教30餘年,對王歡而言,“每天,只要與孩子在一起,我的心就會變得非常柔軟,並有一種直抵靈魂的喜悅與振奮”。
  ■ 對話
  品牌校應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新京報:今年學校承擔了區里哪些改革項�
  王歡:史家小學在此輪東城區教育綜合改革項目中承擔了很多任務,包括“入盟、入帶、一貫制”各方面。入盟,新涉及西總布小學和史家小學分校;入帶,涉及遂安伯小學;一貫制,涉及曙光小學。
  新京報:遂安伯小學跟史家是什麼關係?
  王歡:目前,遂安伯小學的“番號”還不變,二至六年級還是遂安伯小學原有的學生,老師也不變。但從今年一年級起,將用史家小學的名義招生。遂安伯學校的正校長將作為史家小學的副校長進入學校整體統一管理。
  新京報:遂安伯小學未來是史家小學低年級�
  王歡:是的。假設未來我們低年級部招10個班,原來的史家低年級部和遂安伯小學將各自承擔5個班。
  新京報:過去上遂安伯小學的孩子未來直接上史家小學了。
  王歡:我覺得在當前提倡教育公平的背景下,作為品牌校就應該更多承擔社會責任,讓老百姓不用擇校就能上優質學校。
  新京報:曙光小學與史家小學又是怎樣的合作模式呢?
  王歡:曙光小學是一所九年一貫制學校。這所學校還在原來的校址,但已經翻牌叫“史家實驗學校”。
  新京報:幾個校區的生源是分開招收嗎?
  王歡:今年是一步到位。舉例說,史家小學低年級部和遂安伯小學招生將進行混班。也就是說,遂安伯小學今年9月一年級不再招生,全部是史家小學招生。我們的服務片區包括史家周邊和遂安伯小學周邊的居民,也就是史家小學的服務片區擴大了。
  新京報:原來兩所學校片區內的學生都能進入史家小學嗎?
  王歡:我們保證那些學校原片區的所有適齡孩子全部納入到史家小學優質資源帶內。片內孩子真的是100%獲益。
  ■ 校長語錄
  學校的靈魂在於學校文化,名校的品牌更在於學校已經形成了優秀的學校文化。
  ——王歡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杜丁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飛  (原標題:王歡:均衡不是“削峰填谷”而是攜手共贏)
創作者介紹

ambulance

mx49mxvm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